猫咪av猫咪点击进入

没有了花生顿的一周,米国好像也没啥变化。离开了慈善拍卖会,威廉怀特还要赶下一个场子。

细心的狗仔很快发现,这个金牌钻石男,好像没有带女伴。

卧槽,看样子,这是打算去现场抓了。

很可惜,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们依然没有混进去的方法。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索罗斯有些诧异。按理说,威廉怀特现在应该很忙才是,就像他一样,一天最多睡四个小时。

可是,他现在看到了什么?

连续一周了,除了日常的撒狗粮,就是各种浪。今天更好了,直接被记者拍到,带着一群辣妹去了四季酒店。

浮华,奢靡,各种的不知所谓。

这是,一个迅速堕落的天才吗?

索罗斯搞不懂了,看样子,他之前的顾虑,实在是有些可笑。

“boss,我们的人,传回消息,新接任的财务大臣,正在接触IMF的总裁。”

“咦,有意思,是米歇尔.康德苏?那个傲慢的高卢雄鸡!”

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

“是,boss,听说谈的比较愉快,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不要吞吞吐吐。”

“boss,墨西哥的经济危机,IMF和米国都下场了,涉及的资金超过五百亿美刀。

他们如果再次下手,我们的计划就有变数。”

“好,我知道了,继续保持关注吧,这一次,我们稳一点,别太粗鲁。如果有些人想进场,我们也该给他留机会。”

“知道,boss,我会一直跟进。”

索罗斯点点头没有说话,所以说信息决定眼界。IMF的上一次出手,简直被喷成了筛子。

当然,花生顿也没有好太多。恼羞成怒的大象,直接把这种行为说成了背叛。并且建议驴子换一个纲领,也不用到处找,资本论就很合适。

说到IMF,在威廉怀特看来,这玩意就该解散。

首先,这个机构的基础,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帝既然宣布不玩了,你有一个世行也就好了,再跟一个货币基金,简直就是浪费感情。

大象这次为毛在预算的事情上为难驴子?

你要说完是无理取闹,那也属于扯犊子。

根据花生顿共识的精神,你必须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调整利率可以,增加或者降低准备金也OK。

政府直接干涉货币市场,则不属于这个范畴。

很显然,他们不但干涉了,还试图重组政府债务。从关税到汇率,从债券到利率,基本就是一手包办。

咳咳,老大,这套东西,你在毛子身上玩就不错。最为搞笑的就是,现在的毛子推崇自由经济,在搞那个什么休克疗法。

墨西哥经济危机结束后,毛子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俺们似乎被人坑了。

虽然说体量不同,但是,发生经济危机的原因和程度,两家其实差不多的。说到工业和农业的基础,毛子远远强于墨西哥。

那啥,说好的市场经济呢?说好的不能干涉呢?

九零年代初,究竟是凯恩斯还是芝加哥学派,欧美经济学家,其实是有争论的。

在威廉怀特看来,市场经济也好,适度的政府干涉也罢,其实都没错。

总体来说,如果发生严重经济危机,还是干涉一下好。

当然,这很大可能都是无用功。会降低经济危机的冲击,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罗斯福解决大萧条的方法,就是一边安排人挖坑,一边安排人填坑。这就是非常典型的凯恩斯主义。

经济有好转吗?

其实没有,只是痛苦指数降低了一丢丢。让鹰酱爬出大萧条的,其实是世界大战。

一次过死翘翘,还是慢慢死,这是一个问题。你等来了世界大战,当然慢慢死比较好。如果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速死之后的涅槃重生,可能会更好。

很显然,索罗斯知道花生顿在吵什么。他相信,只要驴子的智商正常,就绝对不会帮助泰国。

墨西哥在家门口,三五百亿的,救了也就救了,这钱又不是不还。再说,我们不是还获得了廉价的石油吗?

东亚是什么地方?

实在太远了,好像也没什么卵用。你如果是脚盆和思密达,我还会考虑考虑。

既然花生顿不会管,他IMF又能有啥用?

IMF的总裁,其实没卵用。鹰酱老大,脚盆老二,欧盟第三。脚盆和欧盟如果坚持,鹰酱可能会考虑一下,如果有好处,那就帮一下。

具体到了这件事上,脚盆其实很无感。他们自己的麻烦就够多了,不太可以非常坚决。

欧洲?

你们最近的发展速度太快了,歇歇吧。我们这里只有1%多一点的增长率,你们常年保持8%。卧槽了,这样下去还怎么玩。

脚盆现在老二,思密达接近第十。加上那个后劲十足的兔子,我们还有活路吗?

此时此刻,在泰国人的眼里,IMF就是天使。在他们看来,只要做出部分承诺,他们就会得到相应的援助。

给鹰酱当小弟,他们从来就不排斥。甚至有点求之不得的意思。

天使吗?

哈哈哈,哈哈哈,思密达和IMF签约的日子,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也被思密达视为国耻日。

那么,条件该有多么苛刻,你想一想就明白了。当然,他们稍微有点玻璃心了。

别人帮你,获取利益就是必须的。知不知道,鹰酱为毛不待见你。

和大兔子掐架,那是真的很惨。你们这群白痴,非但不感谢,居然还要求我们继续掐。

我叉叉你的叉叉,带种的,你们自己去冲锋啊!

“菲尔逊,我去度假了,如果没什么事,就别打搅我了。”

菲尔逊除了苦笑,也只有苦笑了。老板的心脏如此强大,他还能说什么。

“老板,索罗斯这次的手法,看的我有些腻歪。总感觉是女人在操盘。

三两下就能完事,这家伙偏偏没完没了。”

“哈,这我知道。”

菲尔逊一呆,关于这个问题,他琢磨好久了。感觉抓住了什么,却又有些模糊。偏偏这个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家伙,居然说知道。

“老板,这是?”

“呵呵,贪心呗,他是在等人入场。这货也是想瞎了心,我不可能坐在他的对家,也不可能去捧臭脚。

当然了,狮城和脚盆,应该会有一些动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他们不可能不懂。

还有就是IMF的态度,万一那个高卢雄鸡脑袋一抽。你知道的,天生浪漫的人,很难评估他们的行为。”

“咳咳咳,咳咳,不是这样吧,如果各方面都下场,他索罗斯也扛不住吧?”

“不可能的,菲尔逊,”威廉怀特的嗓音大了一点“你想什么呢,花生顿都停摆了,矛盾的焦点就是墨西哥。

如果这时候老柯再出手,天哪,该是怎样的一个修罗场,我实在想不出来,没准会直接打起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