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软件不要钱

这个苏文,年纪轻轻,却是个不可多得的画饼高手!

然而,能坐在这个场面上的,无一不是画饼领域的杰出人才,他们对待下属,对待领导,对待上级部门每天都在画饼,而画饼的最高的境界,就是画着画着,连自己都相信了前方真的有饼吃。

“苏文先生,我相信任地狱耗费巨资研发了新的设备,也是为了谋求足够的回报吧?”

一个头顶老头开口说道。

他就是从来不相信画饼的人,那些美好的语言以及道德层面的绑架,都只不过是用于搪塞他人的手段罢了,恐怕也就只有刚刚毕业的小年轻们会相信这些鬼话。

他需要的是近在眼前的利益,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

作为游戏媒体的工作者,他在这些年越来越了解到了当今人们在娱乐行业惊人的消费能力,一些在日常生活中看起来斤斤计较的年轻人,氪起游戏来可是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而任地狱开发出的何止是蛋糕,那简直就是一座金矿。

只要运营得当,任地狱完全可以将这款游戏发展成连呼吸都要收费的世界。

“并非如此,我们的理念是将更有趣的游戏平等地带给每一个人,新世界的大楼已经落成,只是大楼之上尚有一片乌云。”

这小子看来是铁了心在画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知苏文先生所说的‘乌云’指的是什么?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气质美女曦曦

秃顶老人耐着性子问道。

“我所说的乌云,指的当然是在场的各位。”

“你是什么意思?”

性子冲的人直接翻了脸,喝问苏文。

眼下的氛围已经不像是闭门会了,苏文邀请他们来,似乎并不是协商分蛋糕的事,而是当着他们的面羞辱他们。

“抱歉,我并不是针对各位,我只是说你们的行事准则会让我们的理念无法达成,在此之前,我听取了一些专业人士的意见——据说以前一旦在利益上无法与各位达成一致的游戏厂商,在后续发布的过程中都会遭遇种种的阻挠。”

舆论的伤害,政策的阻挠,甚至还会直接聘亲小混混在发布会现场闹事。

这几人之中就有不少人和X市的地下世界关系密切,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依靠这些小手段来发家的。

就算他不邀请这些人来参加闭门会,这些地头蛇也迟早有一天会找上门来。

所以,他决定一次性解决这些麻烦。

而在这里,有一句古话叫做蛇打七寸。

“所以,我希望各位能明确地答复我,关于我方的理念,请反对的人举一下手,让我了解一下。”

“我反对!”

说话的还是刚才的秃顶老者,说话间,他一脸阴沉地用手机编辑了一条消息发送了出去。

作为地头蛇,自然就有地头蛇的样子。

在赶赴这场闭门会之前,他们已经调查过苏文的背景了——苏文的家庭在X市勉强算得上是有钱人,可是也仅此而已,和真正的上层社会还存在着相当的距离,就算苏文的父母见到在场的许多人,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的。

他们之所以耐着性子接受苏文的邀请,也完全是看在了任地狱的面子上。

“苏文先生,你也不怕风大了闪了舌头,年轻人固执己见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你还需要多学习一些合作精神,等你了解到如何与人合作之后,我们再来谈谈吧。”

将消息发布出去之后,秃顶老者拂袖而去。

虽然心中有些愤慨,但他过去也遇到了不少耿直而又听不进人劝的小年轻,这些人通常在遭遇了一些“挫折”之后,就能学会与人合作的精神。

苏文并没有阻拦,任由秃顶老头推门而出,在场的众人也议论纷纷,见苏文毫无诚意,不少人也萌生出了离开的念头。

“简直浪费时间。”

秃顶老头出门忍不住暗骂了一句,接着对等候在门口保镖说道,“一会你叫人盯着他的车,给他点教训。”

保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也不多话,跟在了秃顶老头的身后。

两人走进电梯,然而在电梯门关闭的瞬间,保镖却直接伸手摁住了老头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溜了起来。

“你、你想做什么?苏文那小子给了你多少钱?”

“这与钱无关。”

在秃顶老头惊恐的注视下,保镖高大的身体缩水了一圈,挺拔的身姿脱了下来,寸头也变成了步入老年后的地中海发型,摁在他脖子上的手出现了皱纹,手背上还出现了一块显眼的老年斑。

他看见了剥落而下的皮囊,以及最终变得和他一模一样的长相。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孙鹤,一个游戏媒体从业者。”

“孙鹤”的话让秃顶老头寒毛倒竖,因为这句话,正是他面对其他媒体人访问时的“自谦”,那说话的语调和眼神,都和他自己一模一样,这一刻,他就如同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

电梯门开了。

他的余光看见了远处的保安,即将黯淡下去的眼神又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救、救命!”

他拼尽全力,向远处的保安求救道,他的求救立刻得到了回应,两名保安掏出甩棍,迅速地冲了过来。

“小心,那个人是怪物!”

说话间,“孙鹤”松开了手,秃顶老头连滚带爬地滚出了电梯,在保安冲进来之前,电梯的门便又一次关闭了,楼层显示电梯返回了闭门会所在的层数。

“快抓住他!”

秃顶老头回看两名保镖,但紧接着,他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

为什么这两名保安,在看见了两个他的时候,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

在正常情况下,普通人都不会被这一幕给吓到才对。

除非……

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

而他也迅速意识到,这两名保安,是廖氏不动产的聘请来的人员。

下一秒,秃顶老头瞪大了双眼,两名保安高高举起手中的甩棍,照着他劈头盖脸地打了砸了下去。

…………………………

几分钟之后,闭门会的门又一次被人推开了。

蠢蠢欲动的人们看见了“孙鹤”,不约而同停止了议论。

“各位见笑了,我刚才有些冲动,不过我仔细地考虑了苏文先生的提议,觉得他说的其实有些道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