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下载地址

再次醒来的时候。

李想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鼻腔内有些许消毒水的气味。

单人间,自带沙发、电视和厕所,一片素白。

床脚。

利欧路正拿着一把小刀,一丝不苟地削着文柚果,每多削一点,眉头就皱一下。

好像察觉到了他的苏醒,狗子抬起了头,惊喜地叫了一声。

“哩吽?”

“醒了。”

李想翻身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上半身,听着那骨头的咔咔响,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

竟然下午六点多了。

电话、短信和蚂蚁讯息好多,不想理。

一会儿再说吧。

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

外面还不是很黑的样子,逐渐步入夏季后,春天就是长。

从上午结束以后,这都睡了快十个小时了吧?

谁送过来的?

“阿福它们呢?”

李想左看看右看看,没能瞧见其他的几枚小精灵,甲贺忍蛙倒是在窗边的沙发上出现了。

利欧路放下文柚果和小刀,把身后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

里面赫然是李想的那几枚花里胡哨的精灵球。

“哩吽。”

大家都睡着呢。

利欧路眨了眨眼,就要把盒子打开。

“算了。”

李想伸手制止了他的动作,又重新躺了回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开始玩手机。

主要还是把该联络的人都联络一下。

率先入眼的,是苗爽的语音。

李想听了一下,才明白自己是被宋桀他们抬过来的,睡太沉都没发现。

接下来两天徐鹤给他放了假。

说是让他休息一下。

顺带在学校里躲一躲媒体,不要乱出校门,晚上会有人来接他回学校。

“媒体啊……”

李想翻了翻通讯记录,发现不认识的电话号码还挺多,足有三四十个,最晚的一个两分钟前打过来的。

哪个混账把他手机号码泄露出去了!?

看来得想办法弄个私人号。

李想将电话回拨给爹妈,先和他们道了平安,再和他们吹了下牛批。

约定好暑假会回来后,又挂断找别人去了。

明明要联络的人并不多,但还是折腾了一个多钟头。

直到有戴着护士帽的吉利蛋推着他的晚饭进来,才算结束。

“谢谢。”

李想笑着摸了摸吉利蛋的脑袋,后者晃悠着六撮耳朵似的长毛,啪叽啪叽离开。

胖得跟球一样却又如此可爱,恐怕仅限于小精灵了吧?

放出炽焰咆哮虎等小精灵。

幸而。

大家都只是体力和精神消耗的可题,除了炽焰咆哮虎的毛发变得有些稀疏,钢铠鸦的翅膀有点冻伤,打着绷带以外,其他都还好。

“你个没上场的,也睡得这么开心?”

李想用指关节敲了敲坚盾剑怪的身体,这货是真能睡,不去叫它的话,一天能睡二十三个小时。

剩下的一个小时自然醒吃饭。

坚盾剑怪不想搭理他,找到画着自己名字的那一份,拿起来躲在边上吃去了。

这家伙没有嘴巴,吃饭更像是“融合”,靠体表吸收有利物质,不需要的东西则会留下来,变得像粉末一样。

看上去会有些诡异。

或许是专门吩咐过了。

李想的晚餐还算丰盛,吃到一半,他道:“对了,明天放假,除了早夜训,其他的时间你们自己支配吧。”

是时候给炽焰咆哮虎它们放个假了,上午打得那么辛苦。

一众小精灵回应,三巨头默默对视一眼,颇有种无言的默契。

……

春季赛一打五。

在某些人刻意发酵下,得到了极广的传播。

这时候。

无论李想愿不愿意抛头露面,他的名字和样貌,还有小精灵都被许许多多的人所知晓。

他所做的事情,也被媒体们一遍遍传颂。

哪怕是最上层,都听到了一点风声。

当然。

最上层的风,是一些有心人刻意吹起来的。

其中。

把风吹得最响的,无疑就是坐镇雾都的四天王之首,墨冶。

刚好。

此时的他。

就在和诸夏协会会长黑雒喝茶。

两人看着视频中,面容有些倦怠,却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并灵活躲避招式余波的李想。

表情各异。

“这小伙子可以啊,很多年没见到过这么好的身手了,和你是一类的?”

黑雒侧头,脸上带着看到了人才的惊喜。

“嗯,诸夏八大技,崩拳。”

抱着剑的墨冶点了点头,看着电视里的李想,和他骁勇善战的小精灵,颇为满意。

他算是明白黑雒为什么这么喜欢发掘人才了。

那种被自己看好的人大放异彩,被许许多多人追捧的感觉,确实很不错。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和人分享一下。

“崩拳啊……我年轻的时候,好像见过一次。”

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回忆着过往,又转头道:“这次的事情,是你让做的?”

“是我姐姐的想法。”

墨冶摇头,他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让一个新生去一打五,打响名气什么的。

“年轻人,太过急躁。”

黑雒从桌面上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就刚才,你没来那会儿,眉城会长给我打电话来了,好一顿哭。”

“哭?”

墨冶不解。

“废话,他们当地的大学被打成这样,可不得来嚎一嚎么?”

黑雒脸上带着笑,“高校联合的钱拿不到,只能从我们这儿拿钱。”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尤其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更是得好好地哄一哄。

眉城大在发现名誉无力挽回后,选择了更加现实的一步。

找当地的协会哭。

然后,当地协会的会长就来黑雒这片哭了。

墨冶蹙起眉头,“可李想的行为,并没有触犯春季赛的规则。”

“所以这个亏他们吃了,我们要给足补偿。”

黑雒拍了拍他的肩,“你是诸夏的四天王,要学会一碗水端平。雾都大是亲生的没错,可眉城大也不是领养的,无非一个争气一个不争气。”

听到这话。

墨冶的眉间平和下来。

过往的三十年里,他都牢牢地坐在训练家的位置上,一直没能完把屁股扭到四天王这边。

所以思想上不够先进,难以理解黑雒的角度,很正常。

但这一年来,他也不断努力地学习,如何成为一名诸夏的守护者。

“好了,不争气的那个说完,来聊聊争气的。”

黑雒放下茶杯,“你姐姐看来是铁了心要捧这个孩子上位,拿这个孩子做成绩。你可得看着她点,别让她过火。”

“嗯。”

墨冶点了点头。

他的姐姐他还算了解,事业心比较重,但做事并不会太莽撞,赌李想的未来,是她有史以来下的最重的注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雾都大的事情。

忽地。

黑雒口风一转。

“说吧,你个万年不上门的小子,今天专程来找我这个老头子想做什么。”

墨冶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没有事情,绝对不会来主动来找他。

他猜测,墨冶应该是为了李想而来。

毕竟早在塞州造神事件时,也是墨冶最早出声,选择庇护李想。

“雾湖那边,发生了一点事。”

墨冶一句话,让原本神态放松的黑雒支楞了起来。

“雾湖?”

“是的,几个月以前,保育基地的人跟我说,有人目击了炎帝和雷公和活动痕迹,不久前,水君来到了雾湖边缘,被两个钓鱼客看到了。”

墨冶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屏幕里是一张张略显模糊的照片。

但内里的几只小精灵,被清晰地记录下来了。

赫然是凤王卫队。

神骏的三只大型四足小精灵,在森林中,城市楼顶,以及湖面上。

周身或是灰烟,或是薄雾,或是乌云。

“炎帝后面的那个。”黑雒指着炎帝的那张照片。

站在一栋大楼顶部的炎帝,身边跟着一只看上去很害羞的,橙红色的大蛾子。

墨冶点头,“是的,太阳教的神明,它现在跟在炎帝身边,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凤王卫队先后出现在雾都这座城市,必有其深意。

“这么说——”

黑雒像是想起了什么。

“我估计幻影岛要出现了,我打算带李想进去,那里面或许发生了什么,安会由我来保证。”

墨冶的表情无比认真。

“幻影岛。”

黑雒听到这三个字,眼中划过追忆之色,如果不是墨冶讲出来,他都要忘记这个地方了。

墨冶也没打搅他,任由其回忆。

半晌后。

“可以,巡护员联盟那边,我会去打招呼。”

黑雒如此说道:“只进你们两个,应该是没有可题的。”

“谢谢!”

墨冶冷淡的脸上划过一丝喜色,巡护员联盟可不会因为他是四天王,就给他网开一面。

这个面子只有黑雒有。

“跟老头子客气什么,我这把老骨头还指望着你们——诶诶诶?你就这么走了?”

黑雒看着抱剑起身,准备离开的墨冶,愣了一下。

“事情说完了啊……”

墨冶也愣了一下。

“你还真是,来来来。”

黑雒无奈地站起身,把墨冶拉回来,“都是三十多了,人情世故总要懂一点得吧?留下,陪我这个老头子吃个晚饭。”

“顺带,那个叫李想的小孩儿,他的事情,和我说说。”

年过半百,两鬓早已霜白的老人说道。

他对李想挺好奇的。

Tagged